❤EXO+NCT Now

基本上都是圖,偶爾腦子進水會寫文。
WB:一串芭
推特:witter.com/wenmilk

布丁救星(EXO/燦開)

這篇有特地配圖 (///▽///)

還私心帶了跟另一個跟開的配對,應該看的出來是誰(吧?






「燦烈你頭髮好醜哦,又布丁了啦!」
「對阿煩死了!我一個月前才染的耶!又要花錢了阿阿阿阿~~」

教室充斥著朴燦烈的低音炮,隆隆作響著,金鍾仁一臉不悅的從桌上爬起,用不小的力氣踢了下桌子以示抗議。


「阿,鍾仁對不起,吵到你了嗎?」


沒有得到回覆,只聽到沈重的腳步往教室外走。


「他生氣了嗎?」


金鍾仁,頂著銀灰色的頭髮,膚色偏健康(?),總是面無表情不怎麼說話,上課時間幾乎在睡覺。
不會特別和誰打交道,需要分組的課堂會直接翹掉不讓大家困擾。


與生性吵鬧的朴燦烈簡直天壤之別。


而朴燦烈卻有點被金鍾仁這種個性吸引,並想著要是打破他心防不知多有趣,所以時不時會與對方搭話,只可惜金鐘仁都不領情的直接走掉。

這讓他更想挑戰了。


假裝出教室要去廁所,朴燦烈尾隨在金鍾仁身後,下一堂是化學課又要分組做實驗,可想而知金鍾仁又要翹課了。


「⋯找我有什麼事嗎?」
「咦!為什麼會被你發現!」
「你長那麼高⋯⋯」


這好像是第一次跟金鍾仁講了那麼多話,朴燦烈露出一貫的笑容,但那表情燦爛到令人有些睜不開雙眼。


「你如果是怕分組沒人能一起而翹課的話,可以找我阿!其實做實驗真的滿好玩的,你連半堂都沒去過⋯」
「別說了,我討厭上學。」
「為什麼?學校很棒阿!」
「哪裡?」
「有很多朋友、很多可愛的女生、功課也不會很難⋯」
「我不像你那麼活潑。」


帶著些許落莫神情說完,金鍾仁才驚覺自己怎麼那麼多話,不好意思的從椅子上起身,頭也不回的向前走。


「喂~鍾仁等等我阿!」


看著前方銀灰色的後腦晃阿晃的,在陽光照射下異常的耀眼。朴燦烈想到金鍾仁有個地方也讓他非常欣賞的,就是他的髮色總是染的很均勻,不像自己的咖啡色頭髮,根部已長出一小截黑毛讓人嫌棄。


「鍾仁阿,可以問你一件事嗎?」
「我不會回去上課的。」
「阿,不是啦!我只是想問你頭髮都去哪裡弄的,我覺得你染的顏色都好好看哦~」
「⋯」


對自己剛才猜錯對方的想法而感到有些丟臉,金鍾仁切的一聲,有些害羞的別過頭。


「鍾仁阿~怎麼不告訴我呢?難道他是你御用設計師不能幫其他小老百姓操刀嗎?」
「不是啦⋯我的頭髮⋯都是自己染的。」
「什麼!太厲害了!那可以幫我染嗎?工本費之類的開銷我會付的!」
「呃,不太好啦,我怕幫別人用很糟。」
「不會啦鍾仁,我相信你!這樣吧,我請你吃飯當作答謝,看你想吃炸雞阿烤鴨香腸什麼的都可以!」

「炸雞?」
「你想吃炸雞嗎?我家附近有間店味道超好的,我想你應該也會喜歡!」


原來金鍾仁是個炸雞狂熱者,之前太常吃導致臉型有些走樣,故戒嚴了一段時間,現在他感覺是時候可以解禁了。


「那⋯好吧,如果你敢給我弄的話。」


朴燦烈對金鍾仁簡直佩服的五體投地,也覺得今天幸運女神降臨在身邊,本該不會交集的兩條線因自己主動出擊(是死纏爛打吧⋯)而獲得相交的一點,翹這麼一堂課也挺划算了。

金鍾仁叫朴燦烈再忍忍,先去買自己喜歡的染劑,因為這兩個星期都要打工,到時假日才有時間,再去他家幫忙染髮。

欣喜若狂的朴姓少年當然等,還在心中暗暗規劃當天能安排什麼行程讓兩人多相處、多熟識一點。


- 等等。
又不是跟女生約會,為什麼我會這麼興奮?!
一定是平常都跟他沒交集,突然能攻陷他的心防所以很開心吧!看來真沒有我交不到的朋友阿。


「世勳,陪我去買染髮劑!」
「不要。」
「快點啦~跟我去又不會怎樣,我請你喝奶茶!」
「那勉強去。」


吳世勳是朴燦烈的表弟,總帶著一副帥氣高冷的面孔,但常會因為自家表哥說話方式還有些蠢動作笑到難以控制,彎著一雙月牙眼露出難得一見的天真表情,因此朴燦烈也常和他玩在一起,應該說他每次都是極盡糾纏或是利用奶茶戰術誘導對方順從他的渴望。


到了美髮材料行,朴燦烈挑選許久還是拿不定主意,一旁的吳世勳不耐煩起來直說乾脆剃光算了省得囉嗦。



「好了好了!世勳我們走吧!」
「有夠久,染黑不就好了也不怕布丁。」
「吳世勳你自己還不是有染髮!而且頭髮對一個人很重要怎麼可以隨隨便便呢~」


回家路上必經漢江,兩表兄弟也常買宵夜去邊吃邊散步聊天(說是聊天,通常都只有一人在滔滔不絕),這時朴燦烈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搭配著一頭在夜晚依舊吸引人目光的銀色髮絲,正是金鍾仁沒錯,旁邊還站了個略矮的黑髮男子一同行走。

金鍾仁貌似被那男子逗的眉開眼笑,那些表情是朴燦烈從未見過的,心中不免有些吃味,覺得怎麼不能也讓對方如此歡樂,自己明明就帶動氣氛的功力過人。



「喂燦烈,東西都吃完該回家了。」
「等一下!我要偵察一下前面那兩人!不覺得他們很可疑嗎?」
「兩個男人有什麼可疑的⋯不過那矮的好像一直對高的有些肢體動作。」
「對吧對吧!所以我要看他們到底是怎樣!」


的確黑髮男子時不時的會搭搭金鍾仁的肩膀,吃完東西就幫他擦嘴,或是摸摸他的頭,感覺似乎帶著些寵溺成分。

朴燦烈心裡突然浮現一陣強大的失落感,原來自以為接近了對方,兩人卻也只是一般的同班同學而已。
不打算再跟下去,拉著吳世勳打道回府。



「早阿。」
「阿⋯鍾仁,早安!」


隔日意外的金鍾仁主動與朴燦烈打招呼,這令昨晚沮喪不已的朴姓少年頓時又燃起了希望。


「鍾仁阿,怎麼穿這麼少?這圍巾給你戴吧!」
「鍾仁阿,一起吃午餐吧!」
「鍾仁阿,這手機遊戲很好玩,你也下載我們來連線吧!」


相較於以前在班上根本是個隱形人,現在一天被召喚了十幾次,金鍾仁覺得有點⋯感動。

原來這冷漠的樣子還有人肯重視他、關心他,並且自己也不討厭甚至有些欣喜。朴燦烈就像是極地裡難得一見的太陽,雖然略微刺眼,卻讓他想打開窗欣賞那道光。

漸漸的金鍾仁開始會在朴燦烈面前笑,而且不僅是微勾嘴角。



兩個星期後,期待以久的染髮時光終於到了。
兩人去了說好的炸雞店,期間還因為太美味金鍾仁忍不住發出少女般的小聲吶喊,這讓朴燦烈又有種發現新大陸的感覺,他決定要在今天的約會中讓金鍾仁對他展現各種不同於以往的面貌。


- 等等。
為什麼我會想成是約會呢?!這不就是一般同學出遊,我到底在想什麼阿!!!!!
該不會我對鍾仁⋯⋯



「燦烈,你發什麼呆?」
「阿?沒事沒事!但我吃的很飽,等下可以去走走嗎?」
「嗯,好。」


如同朴燦烈事先計劃的一樣,兩人先去漢江散步,接著回家等吳世勳買染髮梳回來就可以開始動工了。


「咦,世勳還沒有回家哦?都八點了。」
「誰?」
「哦,我表弟啦,因為我挑的那染劑沒附梳子,我叫他去幫我買。」
「不早說,我家一堆⋯」
「對哦!我都忘了!」


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到了九點多吳世勳終於進門,朴燦烈便嘮叨了一大串也太慢害鍾仁等很久之類的,吳世勳從頭到尾都沒搭理他,始終掛著詭異的笑進了房間。


「好了終於可以開始了!」
「但這樣染下去滿晚了耶,好像會沒車回去⋯」
「那、不如今天就住這吧!反正明天也放假,可以一起打電動通宵什麼的⋯我們身材也差不多,你洗完澡可以先穿我的衣服!」


興奮的連珠炮似的說了一長串,金鍾仁好像若有所思的嗯了聲應允,兩人便開始了染髮大業,最後金鍾仁還幫朴燦烈洗了頭外加護髮又吹整,熟練的動作讓朴燦烈覺得人生實在有些過分美好⋯⋯



「我洗好了,但是有點累,想睡了。」
「好阿,你先去躺!喂等等!你不吹頭嗎?」
「哦,我都懶得吹。」
「你連我的都吹了耶!過來這邊,我幫你!」


濕著頭髮的少年不甘願的走過去,兩人面對面的坐在地上,朴燦烈輕柔的用毛巾擦拭著對方頭髮,動作輕到讓金鍾仁有點害羞。
這種狀態有點超越了同學之間。


「燦烈⋯」
「嗯?」
「⋯你都這樣幫人家擦頭嗎?」
「當然不是啦!阿、是⋯呃,該怎麼說⋯」


金鍾仁的問題令朴燦烈不知如何解釋,差點就蹦出"是要看對象"這幾個字,又覺得實在太奇怪,微妙的氣氛讓兩人沈默,彼此都不敢再開口,但朴燦烈依舊持續著擦髮的動作。


「鍾仁,你有女朋友嗎?」
「沒有阿。」
「還是有男朋友?」
「當⋯當然沒有阿!這什麼問題!」
「那為什麼我在漢江看到一個男的一直對你上下其手,你卻好像很開心的樣子?想說你真不夠意思,有對象也不跟我說⋯如果真的是男朋友我也不會取笑你的⋯」

停下手上的動作,朴燦烈道出自己一連串的疑問,覺得自己真是瘋了幹嘛過問對方隱私,無疑的就是在吃醋,不過這人一貫秉持著船到橋頭自然直的信念,靜靜等待金鍾仁開口。


「哈哈哈哈!他真的不是啦!」


金鍾仁娓娓道出與此人僅是朋友,對方也很照顧他,雖然動作親密總是引起誤會,但就像家人的感覺一樣。


「真的嗎⋯」
「是真的,不然下次可以叫他出來再跟你證明一次。」
「那就不用了啦~倒是鍾仁⋯」


「如果你現在沒有交往的對象,我可以嗎?」



之後金鍾仁就成了朴燦烈專屬的染髮師,
朴燦烈也成了金鍾仁專屬的吹風機。




- 某日晚上 -


「鍾仁,可以親你嗎?」
「不行,因為你剛吃香腸配大蒜。」
「怎麼這樣~現在這個也是香腸阿!同類!」

指了指對方豐厚的雙唇,朴燦烈邊笑邊說。



「你說什麼?今天睡沙發。」
「喂⋯這裡可是我家耶!」


(103.08.26)

评论
热度(15)

© 一串芭★ | Powered by LOFTER